我要参展 企业搜索 网上展览 互动展览 头脑风暴 智库 chain
最新播报:
中国先进制造业企业综合竞争实力展示及产品供销一体化服务平台

网站首页 > 首页广告
最受参观者欢迎的企业
说明:

最受参观者欢迎企业是参观者根据该公司门户网站(商城)的内容完整性,详细程度,可信性等指标进行综合投票选举,网站数据库系统自动产生。这些企业将获得机械及装备制造业网上博览会网站免费附赠三个月的宣传推广期。中机网博会诚望各注册参展企业认真完整填写参展资料,最大限度降低企业信息化建设成本。我要参展



经济“新常态”需要新引擎
作者:中国制造业博览 更新时间:2015年01月14日
 

   中国制造业博览(www.CNMexpo.com)是为机械及装备工业、汽车及零部件行业、电子信息制造业、节能和环保行业、新能源行业、新材料行业及生产性服务业等先进制造业: 提升企业管理水平、削减销售费用、创造空前商机、构建企业正能量、实施企业问题专家接地气服务,提高企业综合竞争力服务的最有价值的大型综合在线展览门户。    
说一千道一万,不如一“”展览!

通缩压力,房价疲软,增长缓慢,僵尸企业。这说的是日本吗?不,这说的是中国。

多年以来,北京的政策制定者们一直将20世纪90年代以后的日本视为值得警惕的例子。如今,2015年的中国经济在许多方面跟1995年的日本经济都很相像。这是个问题,对中共来说尤其如此。过去20年,日本实际人均收入的年均增速为1%。如果中国领导人在未来20年只能实现这样的业绩,那么他们很可能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桶。

让中国领导人庆幸的是,上述类比有些牵强。日中两国的最大不同一目了然。日本在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陷入多年的停滞时,已然是一个富国。它的人均收入达到美国的80%至90%。尽管中国的增长一直堪称奇迹,但其人均收入仍远未达到这样的水平。以购买力平价(PPP)衡量,中国人均收入仅略高于美国的20%。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较穷的国家更容易缩小差距。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和效率低下——事实上,恰恰是由于这些问题和效率低下——中国却有相对容易的办法来维持良好的经济表现。

我们最好是像习近平最近所做的那样谈谈中国的“新常态”,而不是拿它去与日本比较。这位中国国家主席去年表示,中国必须“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那么,新常态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直到不久以前,中国经济一直以10%的年增速飞奔。这一局面现在结束了。部分原因在于人口结构发生了变化。劳动力已开始减少,国内流动人口的流速已放缓。随着工资升高、人民币走强以及国际需求熄火,制造业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越来越低。新常态下的中国,净出口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已变为零。

中国的技术官僚领导人知道这一点。他们正努力引导增长略微放缓——在条件允许时抑制信贷,在失去勇气时打开水龙头。去年,中国经济增速很可能降到了7.5%以下,为25年来最低。今年,增速可能会进一步降低。几年内,增速很可能会变为5%至6%,而且这还是不考虑会爆发某种系统性危机时的数字。

新常态的第二个特征是通缩,或者说是极低的通胀。在多年担忧物价上涨之后,中国政府如今也像其他所有国家的政府一样面临通胀放缓问题。去年,居民消费价格(CPI)涨幅大幅跌破2%。这是去年11月中国央行毅然决然降息的原因之一。

物价疲软的部分原因在于包括石油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走低。不过,这在某种程度上属于循环论证,因为正是在中国需求放缓的影响下,全球大宗商品的价格才开始下跌。同等重要的是,中国经济中的很多领域长期产能过剩,尤其是国有行业。许多国企靠人为的支撑苟延残喘。于是,钢厂还在生产着没人想要的钢材,冶炼厂还在生产着没人用得掉的铜。工业品出厂价格(PPI)一连30多个月下跌。住房行业也是产能过剩,导致了去年的房价下跌。新常态将意味着不断出现重组和破产。

第三个特征是经济重心在不同部门之间的转移。国有部门是经济增长的“制动器”,民营部门则是经济增长的“油门”。许多民企难以获得信贷。但由于信贷被吸入生产效率最低的国有部门,债务规模增速仍高于GDP增速。

与此同时,有初步迹象显示,中国经济出现了人们期待已久的再平衡。2013年,服务业占GDP的比重首次超过了制造业。投资增速为10年来最低水平。安盛投资管理公司(Axa Investment Managers)的姚远(Aidan Yao)表示,去年,消费占GDP的比重超过了固定资产投资。他说:“我们看到正在出现再平衡的迹象,尽管再平衡的速度不像人们希望的那么快。”

对中国政策制定者来说,诀窍将是把资源从公共部门转至民营部门。中国需要更多的阿里巴巴(Alibaba),更少的大烟囱。“经济增长不再仅靠建东西,要靠提高效率,”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主管葛艺豪(Arthur Kroeber)表示。这听起来很简单,实际上则意味着打乱现有格局以及实施痛苦的改革。中国的新常态就是一段由此到彼的旅程。